空气里已有果实甜熟的味道

作者:动漫动画

    那是在生命里寻求价值的过程,因为自己还能落下泪水。那是一个寻找的过程,因为每个人都在时间里遗失过爱和梦想。那是一次旅途,那些都是要必须完成的夙愿……
    因为别在腰际的“和道一文字”和“声名响彻天堂”的誓言。
    因为与可雅的约定,和母亲去世前的笑容。
    因为哲夫的木脚,和蕴含在双手里总能做得一席佳肴的厨艺。
    因为看到了插在母亲墓旁的风车,和橘子。
    因为帽子上“×”的符号,和壮丽盛大的樱花。
    因为回想起硝烟密布的家乡,和伙伴们的叫喊。
    因为看到了手中的草帽,和香克斯空落的左膀。

    雪夜过后,人们站在白露下缓缓地的扬起面颊。朦胧地,他们在晨曦里看到了那些漫身鲜血的海贼,他们矗立在梦想的顶端,嘴唇上散着一小层憔弱而明亮的笑容。
    空气里微微地渗出几颗泪水,伴着一缕海风,温柔地逝向远方逝向永久。

    谢谢……

    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看着那些受伤的海贼,就好像通过年轮的录像带观看着从前的自己。那些悲惨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如盐砂般透到细小的切口里,然后将体内某一脆弱的部分不断的放大不断的刺伤,最后因为过于狼藉而下意识的抱紧手臂,把心灵悲伤地守护起来。
    从前的自己因为什么也做不好,总是被别人讨厌和排斥,经常被人指着背影小声的议论。站在这世上,我没有自信,可自尊很强,对别人的嘲讽会感到愤怒。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心怀恨意,关起门来一个人拼命努力。但是重新打开门的时候,却依然不被任何人认可。那段日子真的痛苦极了,晚上睡觉的时候经常会梦到自己独自一人蜷在雪漠里。北风越来越猛烈,世界辽阔得见不到边缘。白蒙蒙的大雪逐渐的浓郁起来,视野里模糊一团,只能看到几颗泪渍隐隐地沾在睫毛上。我坐在原地已经无路可走,寒风越发地刺骨,我用力地抱了抱膝盖,然后埋下头来慢慢地哭出声音。
    那些是孤独的梦,是痛苦的经历。而在饱受伤害后,《OP》却带给人截然不同的情感。那些海贼在雪漠里哭着、叫着,然后擦干眼泪血淋淋的站起来,忍受着几乎要失去意识的疼痛在黑暗里生生的张开翅膀。剧情不可思议的发展和震撼的精神,让人反观自己的同时又不由地绷紧肌肉。于是就在这一过程里,灵魂的切口缓缓愈合,脏器间的缝隙逐渐涌来辛辣的灼热感。
    一个名叫路飞的少年默默影响着身边的人,而通过潜移默化的改变,他们空虚的心已经不再荒凉。因为心中原本盛放孤独的地方已经被他注满了信念,而梦想也在如影随形的发光,仿佛要被爆破一般地膨胀,膨胀。

    乌索普面对克洛:“就算赢不了也要保护她,我要保护他们!我是乌索普海贼团船长!我是勇敢的海上勇士!!我绝不会让你们碰村民一根手指头的!!!”
    今天的海平线,会出现爸爸的船头吧。海贼来了……来了……
    
    乔巴:
    医娘曾教导过我:“世上没有能治百病的药,所以人们才需要医生。单凭善良是没办法救人的,要想救人就必须具备足够的知识和医术,没有本领的话根本救不了任何人。”
    “我要让自己成为万能药,成为什么病都能治好的万能药,可以拯救国家的万能药,因为……因为……这个世界上没有治不好的病!”巨大的樱树……散落着梦与华丽……好美。
    路飞面对瓦尔多:“我不知道这是谁的海贼旗,但这是赌上性命的旗子,不是随便立在这里的!不是会被你这样傻笑着能折断的旗子啊!!”
    现在,那面樱花骷髅旗依然在雪花里翻动着,樱树也依然的繁盛,天空降临了粉红色的雪。很美。
    空气里已有果实甜熟的味道。    好像深夜里,我们见到的那些故者的莞尔,他们温柔的仰望着天空,眼眶里凝结着细碎的泪水。
    我是驯鹿,可也是男子汉,也有梦想。
    稀鲁鲁克医生,他从不曾被人们遗忘过,所以他会永远的存在下去。
    从前,我在没有光的雪漠里颤抖着……
    如今,我在海贼成群的海洋里大笑着。

    胸腔下最深邃的地方,柔弱的翅膀开始微微颤动。那些清晰的刺眼的梦崭露了淡淡的欣喜。夜空被划了一道白线,就好像幻想的创痕,就好像星星的祈愿。或许都不是。不过我想那一定预示了很多从未触及过的表情和味道,并带了满满的香果与丰厚的年华,在天空与大地交汇的地方埋进了所有的琳琅的光晕。而当我遗忘了那些长久缠绵的心情,那么等到再次想哭的时候,我一定会找到光芒生长的地方。那时,一切中的一切也会拥有与地球一同旋转的心意。
    所以,即使一无所有……
    我也希望。能得到那样的伙伴。

    罗宾:
    “我要活下去!”
    “把我带向大海吧!”
    20年前,奥哈拉的大火焚烧着母亲和同胞们的尸体。我抱膝蹲在大雨里嘻嘻的傻笑着。伤口里渗出血渍来,我抚摸着面前的一只流浪狗,哽咽地对它说着:“对不起,我没有吃的给你。”
    路飞……如果没有遇到你们。或许,我还只是那个20年前的孤儿。对不起……

    虽然很想得到,但是现在,我们一无所有……

初秋的山顶,候鸟大片的迁徙。几根白羽散在蓝天里,白云旁凝固着翅膀滑翔的痕迹。
    空气里已有果实甜熟的味道。安宁地闭上眼睛,头骨中两片钢硬的齿轮完好地咬合到一起,于是巨大的城门缓缓降下,视界里涌来城内鲜亮的光芒。
    虽然没有开口,而唇边的空气却有了细长的振动。少儿时做过的青蓝色的梦,仍如灵体般在心房里柔弱地转动着。如果把手掌平抚在胸前静静地屏住呼吸,便能感受到它与心壁怦怦敲动的碰触感。那些白色的光芒像水一样柔软地凝在季风里,又如萤火般在身旁一颤颤旋绕。
    空气里已有果实甜熟的味道。    那些圆滑的小光块从少女的嘴唇里出现,消失在少年的锁骨上。我们无法忘记那鲜蓝的天空的味道,无法忘记那带着笑脸的云棉。童年的记忆由灵魂的最底层被提炼到充满色泽的瞳眸里。于是在睁开眼睛的时候,那光芒便有了热度,风儿打到脸颊上也有了滑长的触感。
    而接下来,世界被微微改动了。那些振动化成了声音,带着浑厚的力量浓纯地灌注到耳腔里。
    
    路飞:“总有一天我会聚集到最优秀的同伴,找到世界第一的财宝——one piece,我一定要成为海贼王!!”
    空气里已有果实甜熟的味道。    那天,香克斯为了救我,失去了重要的手臂。第一次……我哭的那么伤心。
    
    卓洛:“无论未来走上何等道路,是恶是善,我要让我的名字就连天国也能传到,让她知道我完成约定成为了最强!”(整理概述)
    人的生命真是脆弱。在我那么强烈的想要超越你的时候,你就这么走掉了。留下一面我永远也跨越不了的墙壁。
    我……会连你那一份都一起变强的。一定。
    路飞,既然跟了你那也没办法了。就算是恶名昭著,我也要扬名全世界!
    山治:“这家店是那老头的宝贝,我是从臭老头那里夺走一切的男人,力量,梦想,所以我……不会再让臭老头失去什么了!!”
    “臭老头用他的脚换来了我的生命,我就是拼上性命也无法报答臭老头的恩情啊!!”
    “一直以来……真是受你照顾了!这份大恩大德……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!!”
    一次香烟的叹息,一次黑白的转身,一次悲伤的下跪,构成了那一次冗长而记忆永久的告别。张开手臂,胸口前是满怀的灵感。厨艺、笑容、泪水、信念,全部倾注到双手的脉管里,和那些灼热的鲜血一同充盈到身体的每一块脏器和每一寸肉层。我在浮云里缓缓的低下头,大脑里永远洁白而安宁的铭记着,“我们有着相同的梦想”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娜美:当年还记得,路飞微笑着坐在那只小狗的面前,阳光沿着某一个角度打上去的侧脸……有点帅。尽管那时我还很讨厌海贼。
    “你是我们的同伴啊!”这种话……你居然说得那么大声。
    有谁会为一条狗而去跟一头狮子打架呢……路飞,你真是笨的不得了……笨蛋……
    贝鲁梅鲁妈妈曾经说过:“我不能说我没有家人,即使失去生命,你们也是我的孩子。”
    那些话……我永远也不会忘记。那是妈妈留给我们的财富。或许我曾经真心地憎恨过我生存的这个时代,但不论在什么时候,我也不曾忘记过那些让我们露出笑容的坚强。
    “只要活着,就一定会有快乐的事。而且,会有好多好多……”

    而终归来看,不论“one piece”是什么样的地方,它的精神意义似乎都永远象征着一个没有纷争、永远温柔的理想社会。而那些海贼的声音,也在每个故事的高潮为人们营造了一个无比明净的世界,明净得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幻想,成为无数人寻找了一生也未能抵达的地方。
    藏在梦想中内心的真诚。
    葬在内心中真诚的梦想。
    是期盼世间能有一个充满伙伴的乐园。一个能够完全敞开胸怀的归宿。

    天空是倒过来的海洋,因为遥不可及,所以被无数人向往。
    他们都是相信梦想的人。他们忘不了那些独自跪在地狱里,用双手挖掘希望的生活。所以他们相信,那些植在手掌里的光芒的种子,用汗水浸润,总有一天会亮起温柔的焰火。于是那些海贼便带着这样的信念踏上寻找光的旅途。以友情为契机,遇到困难的时候,便把双手伸到彼此的胸怀里。因为有温暖的掌心作呵护,以至于无论迷途在怎样的冬天,也可以使这颗心灵如幼童般维持住纯净而饱满的色泽。
    在那个幻想的世界中,尾田以各色的思路,将梦想设定成了理论。它教会人们如何把悲伤变成仇恨,又教会人们如何用仇恨来创造力量。或许直到那些高潮结束的时候,我才明白为何别人总说“越是痛苦就越懂得幸福”。如果我是那些海贼,过去也经历过不堪回首的生活,那么在如此危急的时刻,我便会更深刻的意识到,那个从前总是在孤独中忍受悲伤的自己,如今有那样的同伴站在身旁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。
    于是心中的难过就这样奇妙地消退下去。那些声音过后,海贼们从黑暗中爬起身子。他们每个人都透着炯炯的目光,嘴角上挂着一痕犀利的血刺。

本文由网赌新平台有哪些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